可可西里:为藏羚羊“母亲之旅”护航


更新时间:2021-09-10

  可可西里:为藏羚羊“母亲之旅”护航

  这是寰球最壮观的有蹄类动物大迁徙之一。世界天然遗产地——可可西里的藏羚羊近日停止了今年的大范围迁徙产仔。记者从三江源国家公园治理局获悉,产仔结束的藏羚羊从7月16日开端回迁至原栖息地。

  每年5月至7月上旬,来自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以及青海三江源和可可西里保护区内的数万只藏羚羊,会前往海拔4800米的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等地产仔。产仔结束后,母藏羚羊带着年幼的小藏羚羊回迁,演出“返乡”大潮。

  藏羚羊自由地栖息繁衍背地,是“护羊人”的精心守护。

  在荒凉与苍莽的无人区,可可西里人在世界屋脊守护净土。

  护佑生命的旅程

  高原初秋,可可西里腹地,旷野连着天空,湖泊镶嵌大地,藏羚羊在疾走,野牦牛回想眺望。

  可可西里均匀海拔4600米,年平均气温在零下4到10摄氏度之间,最低气温低于零下40摄氏度。固然这里海拔高,气温低,空气粘稠,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藏羚羊、野牦牛、藏狐、棕熊等野生动物在这里栖息。

  8月16日,2021年可可西里藏羚羊回迁结束,总共3874只进入可可西里产仔,回迁6185只。

  藏羚羊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千百年间,藏羚羊在这块广袤的地球“第三极”尽情驰骋,繁殖生息。位于三江源腹地的可可西里既是藏羚羊的栖身地,也是藏羚羊的产仔地,这里完全保留了藏羚羊全性命周期做作过程。

这是2020年7月7日在可可西里卓乃湖区域拍摄的藏羚羊。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小藏羚羊一诞生就融入到可可西里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因为它的皮毛颜色和卓乃湖大地色彩更为濒临,每当有天敌来袭,小藏羚羊就会牢牢趴卧在地面,和大地假装在一起。

  藏羚羊生性胆小,特殊是迁徙中的藏羚羊,对四周人类运动和天敌极为敏感。

  藏羚羊迁徙时会路过青藏公路,这对它们来说是个挑衅。

  为做好藏羚羊迁徙产仔期间的保驾护航,迁徙期间,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以可可西里五道梁保护站为主的各基层保护站采用交通管制、制止鸣笛、巡护救助等办法,让藏羚羊保险通过青藏公路。

  在可可西里索南达杰掩护站,建筑了野生动物救助中央。巡山队员们任务当起“奶爸”,照料着与羊群走失、失去“妈妈”的藏羚羊幼仔。

  救护中央还有个可恶的名字——藏羚羊“幼儿园”。

  2020年7月8日,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长江源园区可可西里管理处卓乃湖保护站的工作职员才文多杰在给一只藏羚羊幼仔喂奶。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枪声,击碎“少女”美梦

  可可西里是蒙古语,意为“漂亮的少女,青色的山梁”,这块圣洁的土地确切有一颗多变的�女之心。这里一年见四季,十里不同天,在内地酷热的六七月,这里常常飘着鹅毛大雪。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种叫作“沙图什”的豪华披肩在欧美市场走俏。大批人员涌入可可西里,这里面临着千百年来最重大的危机。

  最让人担心的是,越来越多盗猎者把枪口对准藏羚羊。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资深迷信家乔治·夏勒说,20世纪80年代后期藏羚羊惨遭杀戮,它们的皮毛被走私后在印控克什米尔等地做成高等绒制品,畅销欧美。

  他说,一条在波斯语中叫作“沙图什”的绒制品须要3-5张藏羚羊的皮毛,每条沙图什绒制品能够卖到1.3万英镑。

  1994年1月,时任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委副书记、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的杰桑·索南达杰和4名队员在可可西里抓获了20名盗猎分子,缉获了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在押解暴徒途中,遭受袭击壮烈就义。

  “90年代,中国在青藏高原发展反盗猎武装奋斗,政府的强硬举动保住了藏羚羊的生命,而我自己也是最早在国际社会呐喊结束沙图什商业的人。”乔治·夏勒说。

  1996年,可可西里省级自然保护区挂牌成破。第二年,保护区进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尔后,中国政府一直加大对可可西里保护力度,青藏公路沿线保护站逐渐树立完美,并明白了反盗猎盗采的巡山轨制。

  世界自然遗产地成生态之窗

  寒风中,可可西里巡山队员们将食品、棉被、油料等物质放进车内,动身前,大家相互拥抱,行贴面礼,眼里饱含泪花。

  又是一次巡山的旅程,共事和家眷们已排成一队,为巡山队员送行,多少年来,这已成为规则。

  “巡山的日子,就是将裤腰带系在脖子上孤单行走在无人区的日子;巡山的日子,就是每次进去,能不能出来都不晓得的日子。”队员们说。

  夏季池沼泥泞,大河拦道;冬季冰封雪冻,呵气成霜。每次外出,为了减少负重,队员们会尽量少拿些饮用水,冬天还好说,队员们可以凿冰取水,到了雨水丰沛的夏季,队员们喝的水半层都是泥沙。

  吃饭也是件艰苦事,到了冬天,良多藏族巡山队员想带点高热量的酥油,在严寒的户外,酥油冻得像石头一样坚挺。

  一代代可可西里人在青藏高原扛起生态文明大旗,执着守护可可西里。

  7月7日,在可可西里索南达杰维护站野活泼物救助核心,可可西里巡山队员依照风气,在行将回归大天然的藏羚羊额头上涂抹酥油表白祝愿。 新华社记者 张龙摄

  2016年,青海省肩负起国家生态文明改革先行先试的主要义务,在三江源地域勇敢尝试、探路国度公园体系,刻画了改造蓝图和实现门路,制订了生态文明建设总体计划,成为全国第一个出台生态文化体制改革“设计图”跟“施工图”的省份。

  2017年7月7日,位于三江源的可可西里,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地,这更是青海向世界做出的保护生态的肃穆许诺。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最新宣布,近年来跟着生态保护和打击盗猎力度的增强,中国藏羚羊数目已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不足7万只,增添至目前的约30万只,从濒危物种降为近危物种。

  总谋划:赵丹平

  监制:闵捷

  兼顾:卫铁民、刘恺

  记者:李琳海

  视频记者:赵玉和

  编纂:闵捷

  新华社对外部、新华社青海分社 结合制造

  中国故事工作坊出品

【编辑:朱延静】